音频|早聊(2019.11.10)

内蒙古广播网 刘迅2019-11-10 09:18
浏览

  嗨,早上好,早聊的听众朋友。今天是11月10日星期日,我是大家的老朋友王坤。今天啊我们聊一聊文学作品中常出现的"朔方和塞外"。这两个地名究竟在哪?是同一个地方吗?

  “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,却永远如粉,如沙,他们决不粘连,撒在屋上,地上,枯草上,就是这样……”

  在《雪》中,鲁迅先生通过对江南雪景柔美和北方雪景壮美的细致描绘,表达了他对北方的雪的喜爱之情。但鲁迅先生笔下的朔方,到底是哪里?

  朔方,是中国古代的历史文化名城,早在先秦时就已经建置朔方郡。当时,朔方郡所在的内蒙古河套地区,在战国时称为河南地以及北假,原为赵国领地。赵武灵王二十六年(前300年),赵国“攘地北至燕、代,西至云中、九原”,修筑九原郡,此为河套地区建置之始。其后,赵国衰落,河南地被匈奴占据。

  秦始皇三十三年(前214年),遣将军蒙恬“发兵三十万人北击胡,略取河南地”“以为三十四县,城河上为塞”,号为“新秦”,即汉代之朔方、五原二郡。

  西汉时,朔方郡辖境大致相当于今天内蒙古河套西北部及后套一带(鄂尔多斯西部及巴彦淖尔西南部),即秦代九原郡的西半部,时称“新秦中”,郡治在朔方县,其东为五原郡,西、北与匈奴为邻。郡西有鸡鹿塞(今巴彦淖尔磴口县沙金套海苏木太阳庙山哈隆格乃山口),北有高阙塞(今巴彦淖尔乌拉特后旗呼和温都尔镇狼山大巴图沟口),是阴山一带汉与匈奴来往的重要通道,昭君出塞的故事就发生于此。汉成帝竟宁元年(前33年),王昭君出鸡鹿塞北入匈奴。

  除了朔方,在文学作品中,“塞外”也经常出现。比如,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。那么,朔方和塞外是同一个地方吗?

  “塞”指长城要塞,塞外指今内蒙古中部和西部一带。不过,从古至今,关于塞外的说法并不统一,狭义地讲,塞外是指西域的东部、河套地区、宁夏一带。

  大雪纷飞出塞外,战马嘶鸣雁门关——在这尘土飞扬、英雄辈出的古战场,赵武灵王、卫青、霍去病、拓跋王朝、杨家将、萧太后、蓝玉……多少历史人物演绎了多少惊心动魄、可以载入史册的历史故事。

  先从春秋战国时赵武灵王“胡服骑射”的历史说起。当时,赵武灵王在抗击胡人入侵的战斗中,发现胡人身穿短衣,骑着快马射箭,远比赵国军队身穿盔甲、驾驭战车的战斗力强。于是,他召集大臣议论国事,想学习胡服骑射,加强军队战斗力,但群臣以中原文明不应效法野蛮胡人为由纷纷反对。赵武灵王坚持认为衣服是为了使用方便,礼教是为了行事方便,,圣人审时度势而制定礼法,其目的是为了富国强民,在国家生死危亡时刻,必须适应形势发展需要。于是,赵武灵王克服重重阻力向全国颁发诏谕,命令百姓穿起胡服,学习骑马射箭。不久,赵国便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,用武力把疆土一直扩展到河北省北部、山西北部和内蒙古托县一带地区,成为春秋战国七大强国。

  同赵武灵王一样,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也是一位敢于改革的君主。他亲政后,为了摆脱鲜卑保守势力的影响,加强对中原地区的控制,作出了一个向文明先进的汉人学习、百万鲜卑人从大同迁都洛阳的重大决定,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很多王公大臣的反对,连太子都谋反。孝文帝最终以血的代价完成了改革宏愿。

  迁都洛阳后,他颁旨规定,迁来的人一律改为洛阳籍贯,死后要葬在洛阳北邙山,以汉服代替鲜卑服,朝中禁用鲜卑语,改鲜卑姓为汉姓,提倡鲜卑贵族同汉人士族通婚。他自己就娶了崔、卢、郑、王四姓的女子做正妻,并把几个公主都嫁给汉族大姓。孝文帝拓跋宏的一系列改革,推动了北魏王朝政治和经济的向前发展,促进了鲜卑族同汉族的融合,使鲜卑族进一步汉化。孝文帝以改革的决心以及高瞻远瞩的眼光,缓和了民族矛盾,巩固了封建统治,更促进了民族的大融合。

  因此,广义上讲,朔方不仅指历史上的朔方郡一带,更被后人泛指北方。塞外,狭义上指长城以北,现也被泛指北方。

  几千年过去了,“朔方”“塞外”这两个历史上的地理名词常常在文学作品中出现,也已有了更广泛的内涵,在朔方和塞外发生的历史故事却流传了下来,而在祖国的北部边疆,后人继续书写着更多的故事。

  (文案 王坤 实习生 梁艳琴)